人家跟你传音,你非要明说,以为别人听不见?

  如果是柳如是这类的碧池演技代表,秦鱼一定认定对方是故意的,但晚溪沙与她往来交易属于各取所需,没道理膈应她,秦鱼自问也不是能被这般人物看上逗弄的人物。

  意外?

  秦鱼觉得自己不管在哪个副本里遇到的人碧池含金量达到百分之九十。

  剩下的都是周敦敦这样的钢铁憨憨。

  晚溪沙这种的处于灰色地带——秦鱼还不确定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第五刀翎皱眉,正要开口跟方有容解释什么,秦鱼已经抱着娇娇面露愧意,主动到边上,低声道:“师兄,我就说这个法子不太好吧,我这般名声狼藉的弱女子被侮了名节不要紧,可您跟师姐何等冰清玉洁,怎么能被我如此玷污呢,您这般大义牺牲,可曾想过方师姐?”

  大义牺牲主动被玷污的第五刀翎:“....”

  他没有解释的机会,因为秦鱼没给。

  她又无缝衔接到方有容身边,低声优柔道:“师姐你放心,下次师兄再这么糊涂,我一定抵死不从,坚决维护你的清白名声,以后不会了,你切莫生气。”

  温柔安抚,低声妩媚。

  也亏得第五刀翎一言不发,只静静看着秦鱼。

  秦鱼稳如老狗,但她这话刚说完。

  “丘丘侄女?”

  明楚下了楼,隔着几步笑着打招呼。

  曾经喜当妈如今又头顶绿油油草原的方有容深深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啊,端方克制到极致。

  但秦鱼感觉到了墨白的逼格。

  娇娇:“在线直播翻车可还行?”

  ——这翻的不是车,是灰机。

  先翻车,再坠机,请问青丘师妹你的交通体验是啥?

  ————————

  “所以,楚楚小姨,你帮我们提早定下了房间,是跟我方方老母亲约好了么?”

  众人四散开,方有容房间里,秦鱼跟明楚开口这样一句。

  刚刚在大厅才知道位置都被订满了,但秦鱼他们还是在这家地理位置不错的客栈有了房间居住,就是因为提前一个月到的明楚给他们定了房间。

  这话是说的没错,就是老母亲这个称呼...明楚瞥了一眼喝茶的方有容,这方淡定从容,也不知是不是被这么不省心的小师妹磨砺出来的。

  “算是吧。”

  秦鱼得了答案,便是笑盈盈夸张自己的小姨妈跟老母亲真是有远见扒拉扒拉。

  “你真要一直喊我小姨妈?”明楚可以一时机巧怼秦鱼认侄女,但要长久忍受还是不能够的,她骨子里的端正清雅如竹如君子的人,哪里敌得过秦鱼这样浑然天成的厚颜无耻。

  秦鱼:“那...大姨妈?”

  明楚:“....”

  方有容可不会随着秦鱼胡来,放下茶杯,撇开话题,提起骨晶之事。

  “我起初到这也不明,这几日调查一二,才知道骨晶跟碎骨晶都是淬骨宝物。”

  其实秦鱼已经猜到了,因为她此前拿捏骨晶的时候,能感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黎南只为原作者沧澜止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澜止戈并收藏快穿之我只想种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