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拉爻现在感觉自己就像做小偷的,他小声说:“桂花,我们又没有正常的谈恋爱,就这么公开的住在一起,你爸妈会高兴么?他们不会认为我在欺负你,占你的便宜吧?”

  易桂花和刁拉爻相拥着,她有意将他往床边推了推,小声说:“你是单身,我也是单身,别人会想到我们没有谈恋爱么?”又用力推了推,笑着说,“你不会吃了晚饭就要离开吧?”

  刁拉爻支撑不住,仰身躺在了床上。

  易桂花按住刁拉爻,主动亲吻他。

  她笑着说:“嘻嘻,刁,我怎么感觉我现在是在占你的便宜哩!”

  两人亲吻了一会儿,刁拉爻小声说:“易桂花,不晓得为什么,我现在很紧张,有点害怕。”

  易桂花看着刁拉爻,她想到了曹二柱,他们两人完全不一样。要是曹二柱,他才不怕什么哩!

  她伸手拍了拍刁拉爻,笑着说:“你看到了的,我爸妈特别好的。刁,你知道不,我们乡下招待贵客的最高规格是什么不?”

  刁拉爻警惕地看着房门外,他问:“是什么?你给我普及一下乡下风俗习惯。”

  易桂花笑着说:“你又不会做乡下人的女婿,你了解乡下的习俗做什么?”

  刁拉爻看着易桂花的脸,现在感觉她有点漂亮了,他想了想说:“储备知识呗,知道的越多越好。”

  易桂花趴到刁拉爻的身子上,小声说:“我告诉你,我们乡下招待贵客的最高规格是宰老母鸡煨汤……”说着坐了起来,小声又说,“你一个人暂时在床上躺一会儿,我到厨房里去看看。”

  刁拉爻拽住易桂花的手不让她离开,她像哄小孩子似的哄了好一会儿,才走出房间里。

  易桂花走到厨房里,看了看老妈,没有看到老爸,也没有看到宰过鸡的痕迹。

  她纳闷了,就问:“妈,爸宰的老母鸡呢?”

  没想到老妈说:“谁说宰老母鸡了?”

  易桂花一听,瞪大了眼睛,她说:“我爸不是抓住了一只老母鸡么?”

  老妈摇了摇头说:“我以为真来贵客了,才让你爸宰鸡的,现在来的不是贵客,我就让你爸把那老母鸡放了。”

  易桂花一听,肺都要气炸了,可又不能发作,她拽住老妈的胳膊,压住火气说:“妈,谁告诉你不是来的贵客呀?”

  看易桂花的样子要吃人的,老妈被吓住了,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易桂花强忍着怒火说:“妈,这刁拉爻是城里人,还是大学毕业生,长得又帅气,还是没有结过婚的小伙子,你们不喜欢么?”

  易桂花的老妈苦着脸说:“你跟他在谈朋友?我跟你爸真担心,你会上他的当。”想了想又说,“你想过没有?你是结过婚的女人,又是乡下女人,人家城里的帅小伙子会看上你?没准只是想玩弄你……”

  易桂花看了看,看到老爸了,她命令说:“爸,赶紧宰鸡,炖鸡汤。不限时间,炖好、炖烂、炖香为原则。”

  老爸委屈地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极品小村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黎南只为原作者西门龙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门龙头并收藏极品小村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