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凶残吗?那只是对你们!像个惩罚者一样,从不听你们的花言巧语!”鲁哈尔想,他在这些残忍的人中间,如果虚弱,早变森森白骨了。

  鲁哈尔的马童被带了进来。难怪鲁哈尔认为他是适合的人选,他的身高与之前火首的身高差不多。

  远远看过去,连身形年龄都与火首也如此相仿。而无论是鲁哈尔还是大王子的侍卫,在身高与身形上都与火首大人差别极大再怎么伪装都会看起来有过大的瑕疵,这么对比着来看的话,鲁哈尔似乎早有准备。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从来没有见过火首。就算对眼前的形势早有估量,也不可能估量到火首会死,而且包括他的身形大小之类的如此细节。那个护法恨恨的退开了,让那个少年人走到前面。一退回到那个位置上之后,护法也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他打算站在原地看鲁哈尔的笑话,却发现鲁哈尔在跟他比着一个手势,意思是让他上前去替他穿衣服。就像刚刚他们的火首被服侍一样。

  护法含着怒气指了指他自己。从来没有人像这样对他指手画脚就连从前的火首都会给他一些面子。

  罗哈尔高傲地点了点头,跟这护法确认着自己这个手势就是对他做的,而且理应如此,“护法大人何必浪费时间呢,该做的事情是一定要做的!”

  护法把他们的怒火隐藏在表情的最深阴影里面,他发誓要揪到鲁哈尔的尾巴,“你不是很清楚我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吗?现在为什么不亲自动手!”

  鲁哈尔从来都是了解高傲这两个字的真谛的,所以在任何时候他都会比面前的高傲者更加理直气壮,也更加气势恢宏,或许胆小之人在见到这样他的时候,双腿都会发软,直接向他下跪,大王子的侍卫就在某一刻感觉到了双腿的颤抖,他扶住自己双腿,鲁哈尔的声音沉厚雄浑,“我是知道,但是不必亲自动手!我们各有分工!而属于我份内之事,就是把这块令牌很疼爱很不舍,很可惜的交给你们,之后,你们用他得到任何的荣光财富或者是新的生命,就算我再怎么万嫉妒万分也不会跑到你们面前,却红着眼睛指责你们拿走了本该属于大王子的东西,大王子也是如此的心意,所谓交换就是如此。此时历尽千难万险也要得到的东西,也许在另一个时间就变得一文不值,但是交换的意义也在于此,只要此时此刻他是值得的,就可以了!”

  护法听到此处,捏着鼻子让人为了少年准备火焰衣服和一种特别的东西,在他周身上下仔细涂抹。看到这个情景的任何人都能想到能够在火中不被灼伤,安全无恙存在的神奇秘密一定是取决于正在被涂抹的这种东西。而且在整个涂抹过程之中,仔细观察着他们一切行为的大王子侍卫,觉得自己差不多能够想象出他们到底在这人身上涂了什么,是差不多和泥巴一样粘腻,而且能够成形的一种东西,那些东西被涂抹之后迅速随着马童身体各个部位形状起伏形成一种硬壳类似于透明甲胄的东西,这东西是什么很难说,但是它的优点一定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金枝夙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黎南只为原作者籽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籽日并收藏金枝夙孽最新章节